多灾多难的2014:关于疗癒,我们有两件事情亟需努力

2020-06-29|浏览量:545|点赞:313

在2014年最后一天晚上,有人条列了这一年的灾难事件。即使经过一番整理,剔除了战争,依然洋洋洒洒一大页,单单空难七月份三起,空难死亡或失蹤就接近1000人。但谁能想得到,即使就在最后半个小时,上海跨年还可以踩死30几个人。

空难、海难阿尔及利亚军用运输机坠毁,77死 马来西亚航空MH370飞往北京途中失联, 239人未寻获 寮国军机空难,16死 马来西亚航空MH17在乌克兰遭飞弹击落, 298人全数罹难 复兴航空班机坠机, 48死15伤 阿尔及利亚航空班机失联坠毁,116人全部罹难 巴西私人飞机坠机,至少十余死,总统候选人罹难 印尼亚洲航空班机失联坠毁,162人遇难 韩国「岁月号」客轮沉没, 295死、172伤,另有9人下落不明恐怖屠杀大陆昆明火车站大屠杀,31死、141伤 北捷发生随机杀人事件,21岁郑捷行凶,4死21伤 新疆自杀式爆炸恐怖攻击,39死94伤天灾与意外韩国疗养院火灾,21死、7伤 高雄石化连环气爆事件,32死、321人受伤 大陆崑山中荣工厂爆炸,至少146死、近160伤 大陆云南鲁甸规模6.5强震,617死、1800伤 日本御岳山火山喷发, 47死、16人失蹤 上海挤踏事件,36人死亡,49人受伤

曾看过有一句话说「苦难是留给那些没死的人」。是的,死亡虽然悲惨,但一切痛苦与难过都会在死亡的那一刻结束。真正的苦痛是留给那些活着的家属、朋友,尤其是突然的意外、悲惨的死法,或者英年早逝。

在三年前笔者应邀帮某家航空公司的灾难特别小组,进行为期几天关于受难家属悲恸的同理心课程,撰写课程中找到了下面几句话:

多灾多难的2014:关于疗癒,我们有两件事情亟需努力

这三年来,在门诊里也看到了很多经历亲人死亡,持续活在思念与伤恸中的病人,而这样的忧伤甚至可以延续数年。他们花很多的时间怀念死者,封闭了社交生活,甚至忽视了身边亲人的感情。要不是因为睡眠情况跟情绪太糟,他们其实并不想改变现状,也不想跟别人分享他们那充满着浓浓哀伤的世界。

还有一种所谓的创伤后症候群,那是目睹或经历急性创伤事件之后产生的。像在美国曾经在电视上看到太空梭爆炸,而自己的老师或亲人就在太空梭上,或严重意外的倖存者。他们会经常的作恶梦,事发的景象无预期的出现在脑海里,重複当时的惊恐,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
作为一个精神科医师,也是一个心理治疗者,必须说台湾在这个方面存在许多的议题,有两个亟待努力的地方:

1. 对于伤恸(Grief),以及创伤后症候群,一般民众的了解太少,社会投入的资源相对不足。

包括在教育、宣导,与专业人员的养成。在台湾,唯一笔者记得的一次是921大地震,媒体注意到这一块,也有很多精神科医师与心理从业人员热烈参与。但是媒体越来越追求耸动,尤其电视媒体,往往一再拨放惊悚、惨酷的瞬间,即使经过画面处理,也往往造成当事人亲友更多的创伤,与一般民众不必要的负面情绪。因为民众缺乏足够的知识与意愿,求助者少,心理谘商或治疗者也就缺乏足够的经验去学习,更遑论经验的传承。

2. 社会面对死亡的成熟度不足,一昧地追求健康与长寿,却不去探讨生命的意义。

生技与健康产业商机无限,可以无止尽的贩卖希望,贩卖对生命的贪得无厌。好像只要你吃得对,注意养生就可以逃离死亡。以前是只有君主会做长生不老的梦,但现在几乎每个人都可以,因为医学更普及、更进步。

有一个心脏科医师,被家属要求急救一个80几岁,急性心肌梗塞的老太太。其实病人的情况很糟,从医学上可以说是没有希望的,即使救活,也只能多活个一时半刻。禁不住家属的苦苦哀求,她努力了好几个小时,可是依然回天乏术,但是她被告了。在医院里这样的事情天天都在上演,医护人员无辜的被告,甚至被打,到最后心灰意冷,医疗热情大崩坏。

这是一个在生命议题上极度匮乏,对死亡懦弱胆小,对活着贪得无厌的社会。

多灾多难的2014:关于疗癒,我们有两件事情亟需努力

有一本小说我很喜欢,里面探讨了许多生命的意义,其中有一段信念是这样的:生先于死,力先于弱,旅程重于终点。意思是,即使当死亡无法迴避,我们也要尽心尽力的过好每一天,并且重视生命的价值与意义;不是贪婪的的活着,悲哀、胆怯的死去。

在每一次参加丧礼、跟亲友告别,在每一次的重大灾难事件之后,都是让我们省视生命的机会。

你可以变得感伤、恸的刻骨,但是也有机会让生命变得更有深度、更具价值,让自己变得更勇敢。谨以此文献给在去年里痛失亲人好友的同胞,希望你们早日走出创伤与悲恸,过得更有意义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